出差上的少妇20p

成都彝族卖批

来源:39健康网地区:玻利维亚剧发布:2021-01-20

成都彝族卖批剧情介绍

滑寿 ,字伯仁,生于元大德年间,卒于明洪武年间。据明代的《浙江通志》记载,他“医通神,所疗无不奇效”。《绍兴府志》上也说,他能判定人的生死,与“金元四大家”之一的 朱丹溪 齐名。
参与编撰《元史》且颇得明太祖朱元璋赏识的儒士朱右为其作传时说,“寿本儒者,能通解古书文义。”而明代儒士宋濂在介绍他的这位好友时则感叹道:“滑君……博通经史诸家”“而尤深于医”。
滑寿 的祖籍在河南许州的襄城县,家里是名门望族。元朝初年,他祖父和父亲都在江南为官,于是举家迁往江苏仪真(后改名仪征)。滑寿在这里出生,后来又移居到浙江余姚。
滑寿自小就很聪慧,机敏好学,尤其爱读书。他生长在名门大家,因此饱读儒家经典就成了他每日必修的功课。中国古代的许多 名医 都是自儒而医,学儒能为学医打下坚实的基础。不熟读儒家经典,就难以成为良相;不研读医学经典,自然也难以成为良医。
滑寿熟读儒家经典,是源于家学的熏陶,而他长大后潜心钻研医学经典,则是源于老师王居中的谆谆教导。那时,王居中是京口的 名医 ,有一段时间在仪真小住,滑寿久闻其名,多次登门拜访。就这样,滑寿开始跟随王居中学医。老师对他说:“医祖黄帝、岐伯说的话很多都已经失传了,如今在后世流传的,只有《素问》和《难经》,这两本 医书 你非读不可!”
滑寿听了老师的话,就把这两本书从头到尾好好研读了一番。读完后,他发现《素问》一书的内容虽然很完备,但由于流传日久,篇目的结构次序有些混乱,于是他向老师提出,能否允许他将书中的内容分为藏象、经度、脉候、病能、摄生、论治、色脉、针刺、阴阳、标本、运气、汇萃这十二类,重新进行整理、抄录。另外,《难经》的医理虽然涉猎广博,但其中却不乏错漏之处。而历代的注本也未能完全阐发其本意,因此滑寿也打算对其中的内容进行辨别、考证后,再予以订正、注释。
王居中见他心意笃诚,高兴地鼓励他说:“你很善于学习,这很好,你赶快做吧!”自此之后,滑寿便开始潜心钻研、整理《素问》和《难经》。经过多年的苦心孤诣,他编撰出了令后世学医者极为推崇的两部医学专著——《读素问钞》和《难经本义》。
明代祁门名医汪机曾为《读素问钞》作序写道,此书“删去蘩芜,撮其枢要,且所编次,各以类从,秩然有序,非深于岐黄之学者不能也”。而对于《难经本义》,元代儒士揭汯甚至认为,它比扁鹊的《难经》更加“辞达理明,条分缕解”,并揭示出了《素问》、《灵枢》的玄奥所在。元代诗人张翥读后亦称赞道,此书“简而通,决而明”;“阅之使人起敬”。
滑寿的医术颇高,针法更是了得。在滑寿居住的余姚曾盛传着这样两个医案:有位妇人怀孕了,却腹痛不止。她的呻吟声一直传到了墙外,且有性命之忧。滑寿诊视后说:“这是蛇妖在作怪。”于是施针治疗,妇人产下数条蛇后,才活了下来。还有一位孕妇将要临盆生产时却突然晕死过去,滑寿诊断后说:“这是因为孩子的手抓着母亲的心脏呢。”他赶紧施针,那妇人不一会儿就苏醒过来了,孩子也很快生下来了。仔细看那孩子的大拇指,还有被石针扎过的痕迹。
滑寿的针法是由 针灸 大家高洞阳所传授的。他不仅“尽得其术”,同时还发现人体“得经十二,任、督脉之行腹背者二,其隧穴之周于身者,六百五十有七”。随后,他采用《素问》、《灵枢》中的经穴专论,撰写出了《十四经发挥》一书。此书虽名为“发挥”,但所弘扬的却是经典古籍中的传统疗法。
滑寿为此书作序时曾十分感慨地疾呼:“远古之书,渊乎深哉”;“针之功,其大矣”。他谈到,《黄帝内经》中所记载的用药之法仅占一两成,用灸之法也只占三四成,而其它的基本全是针法,且十之八九都是无需有任何顾虑的。但遗憾的是,后来的学医者越来越偏离了古法。于是“方药之说肆行,针道遂寝不讲”。或许,正是出于对“针道微而经络为之不明;经络不明,则不知邪之所在”的担忧,他才专门去拜师学习针法,并最终写出了一部令“后之医者可披卷而得”的针灸学专著。
对于滑寿,为时人、后世所津津乐道且深感敬佩的除了他的 医书 之外,还有他超凡过人的医术。明代史家许浩曾在他的《复斋日记》中记载了滑寿用一枚梧桐叶替难产的妇人催生的故事。有一年秋天,苏州的官员请滑寿跟他们一起到虎丘山游玩。当时,有一富户人家的孕妇难产,派人去请滑寿,可官员们都不想让滑寿离开。滑寿走到一处石台阶上,恰巧见一片梧桐叶从树上飘落下来,就随即捡起那片叶子,递给前来求诊的病家,并嘱咐他说:“把这叶子拿回去,用水煎煮后,让孕妇服下。”
过了不久,游山的官员们还没坐下饮宴,病家就来告诉滑寿说孩子已经出生了。大家都觉得很神奇,问滑寿到底用的是什么药方。滑寿告诉他们:“所谓‘医’,就是‘意’,要凭借自己的理解来处方,哪有什么固定的药方呢?怀孕的妇人过了十月还未生产,是气虚所致。梧桐叶得秋气而落,用它来助产,必有奇效!”
滑寿这种以“意”处方的例子还有很多。他给人治病时就是这样,不拘泥于医书中的处方,而是将其所学融会贯通,用自己的领悟来进行诊断。他的处方总能立即见效并且药到病除。
他治病如此灵验,以至于走到哪儿,人们都热情地欢迎他。因滑寿也擅长诊脉,通过脉象甚至能判定人的生死,很多病家就把他请到家中,非得让他来判定病人的病情,心里才觉得踏实。参与编撰《元史》的朱右专门为其作传,来记载他疗疾如神的医案。儒士宋濂也说:“江南诸医未能或之先也。”
无论病人是贫是富,滑寿都一视同仁,用心地为他们诊治,从不图回报。他早年在吴楚之地声名渐起,到了晚年,就已名贯大江南北了。直到今天,余姚市的龙泉山上还伫立着“滑寿亭”。亭柱上还镌刻着“继神农遍尝百草,承仲景普济千家”“杏林独秀闻天下,桃李争妍满古城”的诗句。
滑寿性情笃实、敦厚,且聪敏过人。他一生博览群书,每天诵读四书五经后,都能记住千言;提笔就能写出内涵深远、见解独到的文章。他年少时就能作诗,尤擅长写乐府诗。他的诗词既有雄浑、遒劲之感,也不失典雅、温情。他与众多的儒士名臣都有来往,参与编修《元史》和《永乐大典》的宋僖曾为他作诗曰:
滑公江海客,频到贺家溪。采药行云际,吟诗过水西。
仅此一首小诗就足见滑寿淡泊名利、随遇而安的豁达性情以及能即兴而作、出口成诗的文学造诣。
他年过七旬,依然是鹤发童颜,走起路来步履矫健。他喜欢饮酒,与友人相见时,总是开怀畅饮。他晚年为寻求长生之道,自号“撄宁生”。“撄宁”是道家所追求的一种境界,即心神宁静,不为外界俗世所扰。元代诗人刘仁本在《正月望前一夕,与滑伯仁炼药》一诗中写道:
委羽山中鹤堕翎,老仙为我制颓龄。 人无金石千年寿,药有丹砂九转灵。 候熟鼎墟分水火,所吞朋友走风霜。 轻身已得刀圭秘,莫问昌阳与茯苓。
滑寿一生中所救治的病人难以计数,其孜孜不倦、阴德动天。他博学多才,却不愿为良相,仅以救治病人为务,终成一代良医。滑寿子孙昌茂,皆散居在余姚、武林一带。儿子滑孟骥曾任医学训科;孙子滑志镛曾任良医正;曾孙滑浩曾入籍太医院,当过刑部郎中、江西南昌府知府,皆能承其家业。@*#
《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医术名流列传》 清陈梦雷 《读素问钞》序 《难经本义》序 《十四经发挥》序 《乾隆余姚志艺文》

详情

Copyright © 2020

大学里怎么找做那个的 大浪淘沙休闲会所 成都哪有野鸡安全的 大学城熙街兼职400 成都双流机场附近特色服务
车窗放一半什么意思 大学里怎么找做那个的 常德哪里有玩姑娘的 常德圣地水会400多的 充气娃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