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云港除了华联后街还有哪里

茂名市茂南区叫服务

来源:中国日报网地区:玻利维亚剧发布:2021-01-20

茂名市茂南区叫服务剧情介绍

【大纪元2021年06月12日讯】最近几天,江浙地区的学生抗议活动引人关注,原因是中共要把独立学院降格为职业本科,但是,学生们拒绝文凭被贬值,为了生存和前途,被逼向校方讨个说法。大家知道,在“ 过度竞争 ”的大环境中,大陆一些年轻人选择了消极退出,但是这次,我们看到这些还在校园里的学生们却不甘愿“ 躺平 ”,而是选择了反抗。
虽然目前,浙江、江苏两个省的教育厅都宣布,暂停独立学院的合并转设工作,但是翻翻历史就会发现,其实早在2014年,中共教育部就放出话来,中国1200所普通高校,要砍下去一半转成高等职业学校。所以,这件事将来还可能再起风波。
那么,中共为什么要推独立学院转设呢?学生和校方冲突的焦点又是什么呢?我们今天就来聊聊大陆教育的话题。
我们先来简单看一下这次的江浙学生抗议事件。从报出的消息来看,是因为前段时间,江苏、浙江的多所独立院校突然开始推进转设工作,简单说,就是把普通本科换成职业本科。不过,推进工作遭到了学生们的强烈抵制。
6月4日,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的学生率先在校园抗议,随后,江苏省多所院校的学生也展开了大规模的抗议。不出所料的是,学校的解决方式就是镇压,大批特警直接冲进学校,阻止家长们进校声援,同时也阻止学生上街游行。从网上的视频看到,当时发生了肢体冲撞,许多学生受伤,据说,还有一些学生失联。
不过,学生们的抗议似乎有了效果,最终,江、浙两省的教育厅都宣布,暂停独立学院与高职院校的合并转设工作。
这一次的学生抗议,中共省教育厅虽然做出妥协,但很多观点都认为,中共原本就是想拿江浙几所大学先试试水温和反应,所以很可能这只是中共的权宜之计,因为学生的抗议正赶上高考和六四敏感日,而再过几天,又是中共的七一敏感日,所以中共不敢让冲突继续扩大,但可能会在秋后算账。
其实,关于独立学院转设的方案并不是今年出来的,在去年5月份的时候,中共教育部就印发了一个《关于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的实施方案》,里面提出了“可探索统筹省内高职高专教育资源合并转设”。
那么,这个独立学院是怎么来的呢?早在九十年代末的时候,中共为了弥补教育经费不足,开始推行教育“产业化”,结果是很多大学开始疯狂扩招,许多本科学校纷纷成立了收费高昂的独立学院。
虽然事过境迁,中共教育部最终放弃了饱受诟病的教育产业化,但是现在,对这些前一波政策中的产品,中共又有了新的想法,要开始推行“教育改革”,打算取消这些独立学院了。
虽然中共做出一个决策是非常容易,但是独立学院这些学生的利益却受到了冲击,这些学生原本是以超过本科录取线的成绩入读的大学,还比公立学校的学生交了更多的学费,但是现在,自己正在上的大学突然宣布说,要变成职业学院了,那么这些学生,首先要面对的可能就是学历贬值,另外,还可能会影响到那些打算考研究生、考公务员的学生们。所以,这也就成了这一波学生抗议的导火线。
那么,中共为什么着急整顿独立学院呢?
我们先说,独立学院和职本大学是怎么回事儿。独立学院是由知名的公立大学和民间资本、机构或者个人合作,在校名前挂名公立大学校名,但实际上是独立运作的一种教学方式,而且一般学费还更加昂贵。
例如,1999年成立的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,就是由南京师范大学和南京师范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共同创办的,官网上说是属于“公益性事业单位”。
这些学院虽然学费比普通高校要贵,但因为大多数录取分数线偏低,而且毕业证还会挂上名牌大学的名头,所以很受学生们欢迎。
那么普通本科和职业本科有什么区别呢?简单概括,就是普通本科学术性强一点,和具体工作的对口性没那么强,但工资起点高,职业成长性好。而职业教育应用性强,工作好找,但工资起点低,涨得也慢。
职业本科比大专稍强一点,但是比普通本科却差不少。比如,职业本科的文凭不能报考公务员,考研究生要多加两门笔试,部分院校还不收。而在实际生活中,如果找工作,很多公司都把职业本科当成职业学校的学生看待,很多时候连简历都不看,这种低人一等的感觉,当然也很难让学生接受。
有独立学院的学生说,为什么选择独立学院,就是因为独立学院前面的校名所代表的高校师资和教育水平。这可能也代表了一些学生的心态。所以,如果把独立学院转了职业本科,首先校名可能就会变成“某某职业技术大学”,另外,可能还会面临教学质量下降的问题,因为师资也存在变动的可能。
还有的学生想得更远一些,认为如果学校改名或是关闭了,还会存在一个校友认同的问题,在多年以后,会发现自己是毕业于一个已经不存在的学校,一段青春,就留下了无处缅怀的遗憾。
过去,中国教育一直在强调一点:那就是,高考是普通中国人改变自己命运的唯一机会。“鲤鱼跃龙门”的形容,曾经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普通年轻人。在中国教育中,分数一直是所有家长、老师、学生都看重的东西,因为分数能决定你是否能上名校,是否能拿到优质的学历。
但就是这条唯一的出路,也未必就是公平的,如今,对文凭的重视,让高等教育重新成为权贵和中上阶层的垄断工具。在大陆,更好的工作机会可能会被更有权势的阶层把控了,或是优先得到,而没有背景的普通大学毕业生,很难找到福利待遇好、工作稳定的企业,无奈之下,就只能再去考更高的文凭或是公务员。
现在的情况是,大学相对好上了,但还是要面对一个问题,就是能否拿到一个含金量更高些的文凭。这儿有一组数据。在2019年的时候,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的教授岳昌群,曾经对中国高校毕业生的就业状况进行过一项调查,数据显示,学历越高起薪越高。从中位数来看,专科生为3,000元,本科生为5,000元,硕士生为8,000元,博士生为12,000元。此外,学生们的薪资收入,根据毕业学校、就业地区、行业、工作单位及职业类型等不同也存在差距。
所以,再看目前江浙学子的抗争,也就不难理解了,选择独立学院的学生,本身就是希望学历含金量能高一些的,但是现在,突然文凭反要缩水,自然会有一种竞争力在减弱的压力,因为他们现在的文凭,很可能会影响到他们将来的生活。
最近几年,中国大陆各行各业都开始“ 内卷 化”,教育行业也不例外。对未来的迷茫、对当下的困惑,让不少大学生陷入“内卷”、陷入焦虑。
我们来看一组数据,1977年,中国全国参加高考的人数有570万人,实际录取的人数只有27万人,录取率不到5%;但是自从1999年开启大学扩招后,二十年的时间里,高校录取率从1998年的36%,上涨到了2019年的80%。从对比的数据中,我们也可以感受到这个数字增长得有点惊人。
那今年高考的报考人数是多少呢?有1,078万,而今年即将毕业的学生人数大约是909万。越来越多的大学生,也导致了一个非常直接的结果,那就是,过去含金量比较高的本科学历,如今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值钱了。
除了本科生之外,研究生的报考人数也在年年递增。根据中共教育部2020年底公布的数据,2021年考研报考人数是377万,和2020年的341万比较,增加了36万,比2019年的290万多出87万。而在90年代的时候,硕士研究生的报考人数只有24.2万人。所以,研究生人数的增加,也让硕士文凭的含金量开始“贬值”。
那么,本科和研究生学历都带不来竞争中的安全感,怎么办?学生们不得不去考博士、或者出国留学,但是,有多少家庭可以负担得起这笔不算小的费用呢?这也就是“教育内卷化”带给大学生们的焦虑,因为他们害怕,苦读几年大学之后,还是沦为“社会底层”。
那么,近年来,中共政府不断推动职业教育改革,是为什么呢?就是希望将曾经的“世界工厂”,转变为拥有大量高级技术工人的制造业强国,来解决一些行业人口过剩,但高级技工人才短缺的问题。实际上,就是中共觉得现在大学生太多了,从事工人、技师、服务业等相对“低端”工种的人口不足,所以它要对教育结构做调整了。
根据中共官方的数据,如今尽管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,但中国的高级技术工人却仍然面临着严重短缺的问题,而且缺口高达2,200万。
那为什么,年轻人不愿意当技术工人呢?我们从中共官网的数据可以看出,现阶段中国技术工人的收入水平偏低。在一般企业,工人工资大多是在二千多到三千多元。在企业工作了二十多年到三十年的老工人,工资也就四千多到五千元之间。这样的工资水平,在今天的房价、物价、教育、医疗等成本年年攀升的情况下,要保障基本生活已是捉襟见肘,更谈不上更舒适些的生活了。
现在,中共教育部不管出于什么动机,要整顿这批学院、要搞合并转设,但转设后学生的文凭等级要降级,普通本科降为职业本科,有的甚至降为专科文凭。这就直接影响到了学生的前途。
早在2014年,中共教育部副部长鲁昕就放出话来,要把全国普通高校1,200所里的一半砍下去,600所左右转成高等职业学校。这就是普本转职本的由来,为的是在教育目标的源头上来解决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。
其实,说到底,今天大学生所面临的困境,都是中共一手造成的。这些独立学院是中共当年推行教育产业化的产物,而教育产业化也造成中国大学疯狂的扩招,导致如今大学生人数膨胀,文凭缩水。
教育产业化最初是由斯坦福大学提出来的,本意是将大学的知识和技术优势直接转化为社会生产力。为此,斯坦福联合周边几个大学创办了硅谷,对美国经济产生了巨大作用。可是到了中国,教育产业化就变味了。
中共推行的所谓教育产业化,就是鼓吹要像兴办工商业一样兴办国民教育,要像办企业一样办学校。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教育的产品必须商品化、市场化,并以盈利为目的。
中共开始推行教育产业化是在90年代末的时候,当时的江泽民政权大搞“贪腐治国”,1998年,陈至立担任中共教育部长,配合着江泽民的思路,搞出了“高校扩招”和教育“产业化”。结果是,学校、老师以各种名目赚钱,发展“三产”,学费直线上涨,直接导致中国教育界乱象丛生,教师素质下滑,乱收费、权钱交易、学术腐败在大陆校园盛行,间接造成了急功近利的社会环境。
《开放》杂志曾有报导说,陈至立最害人的就是提出了教育产业化政策,将中国的教育变成了交易。
而这个“高校扩招”使每年毕业的大学生猛增,远远超过了社会的需求。家长们辛辛苦苦甚至负债供孩子读大学,孩子毕业后却找不到工作,债务无法还清。几年前,大陆《中国青年报》和新浪网联合进行了一项调查,结果是,将近57%的受访人认为,就业压力的主要原因是“扩大招生带来了庞大的就业大军”。
随着时间的推移,中国教育体制的恶果也在渐渐浮现。“内卷”和“ 躺平 ”这两个词,在不知不觉中,成了当下中国90后甚至00后们常常挂在嘴边的词。一个指向“ 过度竞争 ”,一个代表“退出竞争”,这两个截然相反的词语,也折射出年轻一代对中国社会竞争白热化的挫折感。
和那些“躺平”了的年轻人相比,今天的江浙学子们表现得是更加勇敢了,中共一直在说躺平不行,很是害怕“躺平”风潮的蔓延,但是当这些学生们站起身来生气勃勃抗争的时候,中共显然也是害怕的。
策划:宇文铭 撰文:陈思雨、宇文铭、蔚然 剪辑:曲歌 绘图:R1 监制:文静 财商天下 : http://bit.ly/3hvUfr7

详情

Copyright © 2020

蓝色海岸国际水会有什么服务 临沧怎么找姑娘 六一桥晚上几点去好 临沂晚上哪里有小姑娘 茂名小巷子50
六安卫校学生服务怎么联系 丽江怎么请私人导游 聊天电话号码多少 眉山快餐多少钱一次 龙岩足浴可以干的暗号